ENGLISH

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唐山时的重要讲话:我国是世界上自然灾害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灾害种类多,分布地域广,发生频率高,造成损失重,这是一个基本国情。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不断探索,确立了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的工作方针,国家综合防灾减灾救灾能力得到全面提升。要总结经验,进一步增强忧患意识、责任意识,坚持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坚持常态减灾和非常态救灾相统一,努力实现从注重灾后救助向注重灾前预防转变,从应对单一灾种向综合减灾转变,从减少灾害损失向减轻灾害风险转变,全面提升全社会抵御自然灾害的综合防范能力。防灾减灾救灾事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事关社会和谐稳定,是衡量执政党领导力、检验政府执行力、评判国家动员力、体现民族凝聚力的一个重要方面。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要着力从加强组织领导、健全体制、完善法律法规、推进重大防灾减灾工程建设、加强灾害监测预警和风险防范能力建设、提高城市建筑和基础设施抗灾能力、提高农村住房设防水平和抗灾能力、加大灾害管理培训力度、建立防灾减灾救灾宣传教育长效机制、引导社会力量有序参与等方面进行努力。

追忆影像

相关链接

在地震学研究的贡献
(摘自《当代中国的地震事业》,陈洪鹗,当代中国出版社,1993年出版)

  
曾融生除了在地球深部构造研究的开拓卓有建树外,在地震学的研究,特别是对震源状态、发震过程和地震成因等研究上也做出不少贡献。
  1974年5月11 日云南永善一大关发生7.1级强烈地震,他细致地研究了该地震的记录图,发现这次地震的主震具有多重性。后来他又搜集和详细分析全国各主要地震台对这次地震的记录图纸,进一步发现该地震的主震是由10个以上的破裂点(即震源)组成,其中7个可以测定出震源参数。在地震开始的2—3秒钟内,只发生几次较小的破裂,其能量仅相当于5级以下的地震,此后的60秒钟内相继出现4次大的破裂,其能量可达7级。这些震源点不规则地分布在长约60公里的范围内。根据破裂点的时间和位置分布,它们似乎是随机地发生在一个脆弱带中,而不象是一个破裂从断层一端传递到另一端,即破裂顺序不是沿一定的方向进行。这说明永善一大关地震主震的发生和地壳内部物质的膨胀或收缩有密切关系,这一发现对解释发震过程有重要意义。


  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他怀着强烈的责任感,深入探讨华北地区,尤其是京、津、唐、张地区和唐山震源区的深部构造,广泛深入地研究震源状态、发震过程和地震成因等问题。他根据对唐山地震区的深地震测深资料的分析,得出唐山地区地壳结构的特点及其与强震发生的明显关系。
  为了进一步研究唐山地区深部地壳构造与唐山大地震孕育和发生的关系,他带领研究组同石油部物探局协作,于1985年在唐山震区完成了64公里长的深反射剖面的野外观测,获取高分辨率的地壳结构的详细资料。结果表明:唐山强震的发生与当地地壳构造的复杂性和强烈的横向差异密切相关。
  1987年,他又对唐山—张家口一线的地震进行定位分析,推断这里的地壳具有上部脆性,下部塑性的特性,其过渡带的深度约20公里。大地震都发生在脆性的高强度的地壳中部,地震活动的下界即是脆性至塑性的过渡带。他通过唐山震中区的地震测深以及深反射剖面,揭示出唐山震源区的浅部及深部构造图象,指出:开平地壳断裂位于唐山震源东缘,它的错动产生水平地形变;陡河正断层位于震源上方,自地面向下延伸5公里,它的错动产生垂直地形变;地壳中部的震源区是脆性和柔性的过渡带,这里岩层的形变与它上方的介质不同,据此他提出唐山地震成因的模式:地幔热物质自开平地壳断裂上升,它使断裂中的物质软化,因此在区域水平压应力的作用下,易于发生错动,热物质的上升同时在地壳上部产生附加的拉张力,产生正断层错动,而在地壳中部产生附加的压应力,使震源的介质加速破坏。
  他对唐山大震的震源区进行如此深入细致的研究,在我国堪称创举,对研究今后大地震的工作,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