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唐山时的重要讲话:我国是世界上自然灾害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灾害种类多,分布地域广,发生频率高,造成损失重,这是一个基本国情。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不断探索,确立了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的工作方针,国家综合防灾减灾救灾能力得到全面提升。要总结经验,进一步增强忧患意识、责任意识,坚持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坚持常态减灾和非常态救灾相统一,努力实现从注重灾后救助向注重灾前预防转变,从应对单一灾种向综合减灾转变,从减少灾害损失向减轻灾害风险转变,全面提升全社会抵御自然灾害的综合防范能力。防灾减灾救灾事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事关社会和谐稳定,是衡量执政党领导力、检验政府执行力、评判国家动员力、体现民族凝聚力的一个重要方面。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要着力从加强组织领导、健全体制、完善法律法规、推进重大防灾减灾工程建设、加强灾害监测预警和风险防范能力建设、提高城市建筑和基础设施抗灾能力、提高农村住房设防水平和抗灾能力、加大灾害管理培训力度、建立防灾减灾救灾宣传教育长效机制、引导社会力量有序参与等方面进行努力。

2008年度地震应急救援工作总结

 

一、贯彻落实有关会议精神

        在2008年全国地震局长会议暨地震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议结束后,研究所立即布置落实会议精神,同时积极落实中国地震局“关于加强全国震情跟踪与应急工作紧急通知”和“关于印发《2008年北京奥运会全国震情跟踪工作方案》的通知”精神。为落实2008年局长会议精神,制定了具体方案。研究所结合 “中国数字地震观测网络”项目验收和运行工作,筹措经费、采购设备和配件,加强地震现场应急工作能力建设。

        2008年度,研究所对《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突发公共安全事件总体应急预案》进行了修订。在预案中明确了应急管理和应急指挥的主责领导、主责部门,简化了应急响应过程。在条件保障中增加了一些比较重要而具体的内容,使得预案更具有可操作性。从组织机构和职责、应急报警与响应、条件保障、教育、培训和演习等几个方面进一步强调预案的责任、义务和可操作性。研究所将在2008年5月正式实施修订后的应急预案。通过该预案的修订和实施,研究所在遭遇突发性地震灾害时可以最大限度地保存自身力量,支持国家的抗震减灾工作。

二、地震应急预案准备、演练和实施情况

        为了增强研究所地震应急救援能力建设,地球物理研究所于2008年4月10-11日开展了地震应急工作研讨、现场地震灾害评估培训和演练活动,由研究所副所长杨建思、顾建华副研究员、研究员温增平、副研究员刘爱文分别进行了《中国地震应急救援体系》、《我国省县应急救援工作现况》《建筑结构与震害调查及其相关问题》,《地震现场烈度评定~采用平均震害指数方法评定地震烈度》等系列讲座和培训报告,地球物理研究所的应急队员、年轻科技工作人员和研究生参加了培训,最后应急队员以2007年云南普洱6.3级地震为例进行了逼真的地震现场灾害评估,并就地球物理研究所如何深入开展地震应急救援工作进行了研讨。乔森书记参加了演练和研讨,并介绍了地震现场应急工作综合指挥组织协调工作的经验和重要性。

        结合汶川地震提出的科学问题,和研究所承担的地震科技支撑和公益性服务任务,研究所于2008年年中编写并印发了《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抗震救灾科技支撑应急工作预案(试行)》。地球物理研究所的抗震救灾科技支撑应急工作,依据地震后的时间顺序,分为震后快速科技产出工作、地震现场应急工作、震后持续科技支撑工作和地震现场科学考察工作。同时,预案还规定了各阶段工作的具体内容和启动条件,以及必要的条件保障措施。

        根据中国地震局地震应急救援司安排,2008年年底还启动了地震应急救援任务落实工作,目前正在重点落实地震参数快速产出工作。为更好地落实中国地震局《局直属各有关单位地震应急救援任务》(中震救发〔2008〕171号)文件精神,2008年年底研究所正式成立了地震应急技术推进组,由杨建思副所长担任推进组组长,在171号文件中承担具体任务的课题负责人担任成员。该推进组的成立,将加强研究所为地震应急救援工作提高科技支撑和公益服务的技术能力。

三、汶川地震应急救援工作(一)汶川地震现场救援工作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发生后,温增平研究员和副研究员吕红山博士、吴健博士被列入第一批国家地震灾害现场工作队队员之列,地震后当日到达现场。他们的主要任务是灾害评估。根据实际情况,指挥部要求首先开展人员搜救工作。

        5月14日上午,在倒塌的中医院救灾现场,伤者手脚被重重地压在水泥件下,救援官兵经过26个小时的努力都没能成功,万般无奈之下救援官兵决定截肢。恰在此时,温增平研究员赶到了现场,他依据地震工程学的专业知识及丰富的震害救援经验,果断地提出了救援方案,采用支撑保护、切割吊离等多种措施,确保废墟体的稳定性,防止救援行动对被困老人的二次伤害及不稳定的倒塌体对救援官兵生命的威胁。经过3个多小时的艰苦努力,终于救出了被困40多个小时的老教师,赢得了在场所有人员的称赞。5月14日晚上,在中医院住院部南墙角又发现一位幸存者。温增平和现场同志们仔细察勘废墟的关键支撑构件,分析它的支撑体系,精心制定了现场挖掘方案。武警官兵看到国家地震应急救援队员科学地制定救援方案,不顾个人安危,与他们并肩作战,更加坚定了他们的搜救信心。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紧张工作,最终将幸存者从废墟中营救出来。

        作为结构工程师,吕红山博士和数名救援官兵组成一个小组,先后到都江堰商业街的某居民楼、市财政局大楼等几处废墟处进行施救。他运用平时积累的丰富的专业知识,冒着余震不断的危险,不顾一切、一次次钻进废墟实地勘察,指导和配合队友们实施救援。

        刘爱文博士是生命线系统抗震方面青年专家。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发生时,他正在日本参加生命线系统抗震减灾学术交流活动,当得知地震发生的消息后,他立即停止了原定的所有学术活动,第一时间赶回了国内,并奔赴灾区。到灾区后,在前方总指挥部的统一部署下,刘爱文领导了一支灾情调查分队,主动承担起生命线工程的调查工作,足迹几乎遍布了四川所有的重灾区,为灾后重建提供了重要的第一手资料。在什邡进行生命线震害调查时,当地的抗震救灾指挥部还在“什邡之窗”网站上对刘爱文等的工作进行了报导。由于刘爱文的突出表现,他在抗震救灾火线被批准入党。

二)地震现场应急观测

        地震后,根据中国地震局的部署,研究所迅速成立地震应急流动监测队,由副所长杨建思任队长,姜旭东、徐智强、袁松勇、常利军、郑钰、沈军、杨勇及3名驾驶员共11名队员组成,连夜奔赴地震灾区。

        进入四川,全体队员按照杨建思服所长的安排进入了紧张的工作状态:观察灾情的分布;测量和记录CDMA和GPRS信号强度和工作状况,近临成都时,监测布网方案已经初步形成。得到指挥部批准后,地球物理研究所主动承担了距成都和指挥部较远而且情况不明的绵阳—广元-青川地区布设11个流动台站的任务。

        为了尽快完成流动地震观测台网建设,他们分成两个小组,加快了架台进度。在去广元市云集镇架台的途中,一路上山高路险,随时都可能出现滑坡、塌方、滚石飞落的险情,为安全起见,有一位队员坐在副驾驶座上,全神贯注巡视察看道路两侧的山上是否会有悬石滚落的危险,随时提示司机前行的路况。就这样,他们小心翼翼地缓缓行进在山间小路上,短短几十公里的山路,走了将近2个多小时才到达云集。

        在开赴重灾区青川县沙州镇途中,可以说是险境重重。一路上,司机专心开车,其它队员注意向附近山体了望,遇到险情马上让司机停车或冲过去。终于达到沙洲镇的附近,进入该镇的唯一通道——一座长约五百多米的大桥已经变成了一座危桥,被封锁管制。队员们向守护大桥的当地干部和官兵后说明情况后,不仅得到特别通行许可,允许他们徒步走过已布满许多裂缝的危桥,他们看着风尘仆仆的队员们送上了他们不多的矿泉水,并马上泡好了方便面,为了争取时间,队员们只好端着方便面,边吃边徒步过了危桥。当地抗震指挥还派部队热情地义务帮助他们用手推车把仪器设备运过桥去。子弟兵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行动令人起敬。

        在执行野外架台任务中,队员们克服重重困难,不顾个人安危,争分夺秒开展工作,在短短5天时间内完成了广元、青川地区11个流动台站和1个巨灾系统架设、1个担负全国流动数据汇集与转发的流动观测中心的任务,成功组建了地震应急流动监测网。

        强烈地震一度造成重灾区公共通讯信号中断。为保障流动观测台站记录数据及时传回四川地震局数据信息中心,根据现场情况在广元地区紧急架设随车携带来的巨灾系统。所谓巨灾系统是指一套无线宽频传输系统,当一旦发生巨大地震灾害,使得公共通讯线路受到严重破坏、无法正常传输时,利用该系统可自行建起一个五十公里范围内有效的局域网,以保障数据信息正常传输。系统架好后,经测试功能正常,完全可以满足地震应急流动观测网络无线传输需要,为监测预报专家实时获取地震数据进行分析处理、密切监视震情发挥了重要作用。

        5月18日,地球所现场应急人员成立了临时党小组,成员由吴忠良、徐志强、常利军、杨勇、黄媛、韩伟、蒋冀(四川地震局)、赵兵(山西地震局)组成。

        根据中国地震局监测预报司《关于部署汶川地震应急流动前兆加密观测工作的通知》要求,研究所还承担了流动重力测量、流动地磁测量任务。顾左文研究员组织第五研究室和其他省局的同志,在研究所北京国家地球观象台等部门的协助下,在川陕甘青交界地区67个2005.0年代已设测点进行磁场三分量重复测量,在华北地球所流动地磁测线开展重复地磁测量。通过地磁场观测、模型计算和相关分析,探讨汶川地震后地磁场分布与变化,为相关区域的地震活动性研究提供基础科学数据和可靠的地球物理背景场依据。流动重力测量组也克服人员等各方面的困难,在研究所的大力支持下完成累计里程超过两万公里的重力测量。国家地磁台网中心和其他地磁研究小组利用地磁台网的电磁卫星的观测资料开展地震前兆研究工作。

(三)汶川地震现场震害调查

        在地震现场震害评估中,温增平研究员及其所在的第九工作小组深知地震灾情的快速调查是地震破坏和损失估计的关键。他们发扬连续作战、不怕疲劳的作风,起早贪黑,连续工作了二十多天,获得了大量地震损失估计的第一手资料。平时话语不多的温增平研究员此时表现出惊人的语言交涉能力。为了核实、评估灾情,他反复与当地干部、灾民沟通,详细了解情况,他用工程地震专家过硬的专业水平和优秀的职业素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直接对国家的抗震救灾工作负责任。温增平所在的工作组还开展了城市生命线工程的地震破坏及损失情况调查。先后完成了都江堰市电力系统、通讯系统、供水系统、供气系统破坏状况及其损失的调查;完成了广元市生命线系统、青川县生命线系统地震破坏损失调查;完成了彭州市、江油市生命线系统地震破坏损失调查;完成了成都市新都区、青白江区、金堂县生命线系统地震破坏损失调查。温增平研究员主动申请到危险性大的高烈度区调查灾情,先后考察了破坏较重的平通镇、汉旺镇、红白镇、陈家坝镇、擂鼓镇、映秀镇、小鱼洞的工程结构地震破坏,获取了大量有价值的震害资料。

        吕红山博士完成两天的紧急救援任务后,转入震灾调查评估工作。前往雅安、泸定、马尔康、理县等沿线多个乡镇村落进行灾害评估,顺利完成了近10个区县的建筑破坏抽样调查工作,初步评价了地震烈度分区。研究所的博士后陈学良和研究生陈勇、李方杰、徐超、夏珊五人是第二支被派去地震现场的队伍。他们对广元市利州区、元坝区、朝天区和绵阳市梓潼县进行了房屋建筑的地震灾害损失评估调查;对泸州市—内江市一线( Ⅴ度区)进行了地震灾害损失评估补充调查点的调查工作;调查了都江堰市及其有关村镇、温江市市区的室内外财产损失;调查了绵阳市的江油市道桥破坏及其损失;详细调查了都江堰市的三类房屋结构的破坏指数。6月1日陈学良又被紧急派往转移到成都的前线指挥部, 协助准备震害调查报告。

        第二研究室主任俞言祥研究员为修订汶川地震灾区区划图和开展汶川地震等震线评估工作,前往地震现场开展了实地震害调查。博士后陈学良和研究生陈勇、李方杰、徐超、夏珊五人对广元市利州区、元坝区、朝天区、绵阳市梓潼县、泸州市—内江市一线( Ⅴ度区)、都江堰市、温江市、江油市进行了地震灾害损失调查工作。随后,陈学良还协助科考队指挥部撰写震害调查报告,并承担了国家汶川地震专家委员会安排的协调和报告整理工作。

四、汶川地震科技支撑工作

        对国家安全的强烈责任感,和近年来国家通过中央级科研院所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地震行业科技专项、国家科技部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资助的各种基础和应用科研项目的支持,研究所的科研人员为解决地震机理和成灾机理的科学问题做出了最大限度的努力。地震之后,长期积累的基础研究成果和能力“爆发性”地应用于地震研究的实际,使相关的研究队伍处于“激发态”的工作状态。此次地震后,研究所组织各部门开展了大规模的抗震救灾科技支撑应急性工作,研究所所有研究室、台站,地震预报推进组和工程院、公司都参加了具体工作。

        地震发生后当日,在先后派出两支现场工作队伍的同时,所领导迅速组织有关专家、科研人员和研究生开展相关研究工作,他们运用不同的研究方法和理论,根据已掌握的有关资料,经过周密会商讨论,及时向中国地震局上报对该地震的最新研究进展,提出应急工作的建议。接到震情信息后50个小时时间内,应急指挥部全体成员与科研人员并肩奋战,彻夜未眠,向地震局先后报送了17期《汶川地震研究快报》,2个版本的《汶川地震初步研究结果》,为地震局有关部门提供了地震灾区地质背景、地震成因及机理、灾害损失评估以及应对策略等最新资料。从而最大程度地发挥了研究所在抗震救灾工作中科技支撑与引领作用。

        第二研究室社会地震学课题组和瑞士WAPMERR负责人根据不断更新的信息给出的估计结果显示这将是一次人员伤亡极其惨烈的灾难性地震;地震主震位置在汶川,但是陈运泰院士、许力生研究员等地震之后几小时内完成的地震震源破裂过程反演结果显示,北川很可能是地震灾害最严重的地点,这一结果为正确圈定重灾区提供了及时的帮助。

        在高孟潭副所长和俞言祥研究员的组织下,在工程地震学方面开展了强余震影响场估计、地震灾区地震区划图编制、地震破裂的运动学和动力学过程对场地影响的估计,工程、桥梁和生命线破坏机理调查和研究。地震之后数支地震工程专家和工程地震学家组成的专家组奔赴地震现场,在震后救援、灾害评定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得到大量第一手资料,特别是在生命线工程和典型关键工程的地震安全性方面,取得了大量扎实的调研结果。“汶川地震灾区地震动区划图”编制组组织了地震系统内外的专家,完成了区划图的编制工作,为灾区恢复重建提供了重要的科技依据。地震社会学研究在灾害损失估计和重建规划编制方面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地震后,5月21日国务院成立了国家汶川地震专家委员会。高孟潭副所长担任灾害评估组的副组长,负责组织开展地震灾区灾害评估工作和《汶川8级地震烈度图》的编制工作。同时,他还担任了“科技部抗震救灾地震次生灾害预防专家组”组长,并组织编写《地震次生灾害应急实用技术》手册。该手册印发后为震区尽快恢复生活和生产秩序提供了参考。同时,也可以作为今后应对重大地震灾害的指导读本。

        地震发生后第三天,根据《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中央级公益性科研院所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实施细则(试行)》规定和汶川地震提出的科技问题,研究所提出“汶川地震应急研究专项”建议,经相关研究室主任评议,所长办公会讨论通过,决定批准资助一批与汶川地震应急性科技支撑密切相关的科研题目,立即开展研究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