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唐山时的重要讲话:我国是世界上自然灾害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灾害种类多,分布地域广,发生频率高,造成损失重,这是一个基本国情。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不断探索,确立了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的工作方针,国家综合防灾减灾救灾能力得到全面提升。要总结经验,进一步增强忧患意识、责任意识,坚持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坚持常态减灾和非常态救灾相统一,努力实现从注重灾后救助向注重灾前预防转变,从应对单一灾种向综合减灾转变,从减少灾害损失向减轻灾害风险转变,全面提升全社会抵御自然灾害的综合防范能力。防灾减灾救灾事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事关社会和谐稳定,是衡量执政党领导力、检验政府执行力、评判国家动员力、体现民族凝聚力的一个重要方面。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要着力从加强组织领导、健全体制、完善法律法规、推进重大防灾减灾工程建设、加强灾害监测预警和风险防范能力建设、提高城市建筑和基础设施抗灾能力、提高农村住房设防水平和抗灾能力、加大灾害管理培训力度、建立防灾减灾救灾宣传教育长效机制、引导社会力量有序参与等方面进行努力。

公众理解

相关链接

访中国地震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许绍燮


来源: 绍兴网—绍兴日报

(摘自:绍兴便民网http://www.0575.net)


   在浩瀚无边的宇宙中,地球显得那样微不足道,只是星海中的一点。然而,对于人类来说,地球是一个庞然大物,而且是一个充满神奇的巨大包容体,永远有解不完的谜。

    地震是地球跳动的脉搏,它是人类的灾难,大地震的破坏更是残酷无情。我国东汉时期的张衡经过多年的刻苦钻研,终于制成了世界上第一台侯风地动仪,为今后地震预报打开了思路。我们要寻访的许绍燮院士,便是掌握地球脉搏的大师。

    阳光明媚的一天下午,记者刚走进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便被门口的螺旋形地震图所吸引。在科研所六楼,我们如期见到了地震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许绍燮。这位慈祥面善的长者,瘦高个子,穿着朴素,谈吐严谨,给人以深刻的印象。

    除了整柜的图书,办公室里的一张小床特别显眼。这是为了方便许老在办公室熬夜办公、研究课题,室内唯一的装饰可能就是许老窗台上放的那盆兰花。做学问的人,就是要能够沉得下心来,不要受外界的影响。一开口,许老说的第一句话就让人警醒。

    从好奇走上探索之路

    1932年,许绍燮出生在绍兴市区下大路的一个大户人家里。10个兄弟姐妹中,数许绍燮最顽皮捣蛋了,但他也是最聪明的一个。碰到问题,他喜欢自己思考并动手解决。

    许家门口便是河。一次出门,许绍燮看到成群的鸭子在河中游,他产生了兴趣,禁不住想:鸭子为什么可以浮在水面上,而不沉到河里,这是怎么回事呢?许绍燮琢磨了半天,也没弄明白其中的道理。于是,小绍燮叫家人买来一只小鸭子,观察了几天,才明白原来鸭子脚掌的力度让鸭子浮在水中。

    家里的乒乓球为什么是半透明的呢?对这些疑问,许绍燮百思不得其解。他拿来剪刀,把乒乓球剪开,探个究竟。家里的玩具,没有不被小绍燮给蹂躏过的。

    从小,许绍燮就显露出动手的天赋,而他也从好奇之心,慢慢走上探索之路。

    长大了要当科学家,这是许多孩子小时候的愿望,许绍燮也不例外。初中时,老师告诉学生们,要当科学家,必须先学好物理。对科学家的向往,让许绍燮对物理课兴趣越来越浓。这为他以后的地震研究,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1951年,厦门大学春季班招生,由于当时生病,许绍燮错过了考试。然而这也改变了许绍燮的命运。不久,地球物理研究所登报招人。许绍燮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报名了,幸运的是,他从600多名考生中脱颖而出,被成功录取。

    许绍燮讲这些故事时绘声绘色、生动有趣,再伴着他那爽朗的笑声,让记者觉得与他的交谈是件很愉快的事情。


    说到故乡,许老乡音未改质朴地说,家乡父老乡亲勤劳、朴实、坚毅、不屈的精神品质,对青少年时期的我影响很深,是几十年来前进道路上克服困难的不竭动力。前两年回绍兴,变化真大,老家都改成了新的居民区了,差点认不出来了。以后还是要多回绍兴走走看看。


开启地震预报之门

    新中国成立初期,百废待兴。然而地震灾害却频繁发生,但地震预报却成为科学家们的困惑,由此,许绍燮开启了地震预报之门。

    1959年新建的广东河源新丰江水库,在1962年发生的最大震级为6.1级的地震中,坝区和河源县城部分房屋遭受损坏,专家队伍迅速进入现场,进行监测、考察和研究 。作为地震研究专员,许绍燮被派往现场调查。通过现场的查看研究,许绍燮断定水库蓄水后改变了地面的应力状态,且库水渗透到已有的断层里,起到润滑和腐蚀作用,促使断层产生新的滑动。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水库蓄水后都会发生水库地震,只有当库区存在活动断裂、岩性刚硬等条件,才有诱发地震的可能性。许绍燮首次提出了水库地震的观点。

    这期间,他创制了标准钟用铁木铜补偿摆、机械地震仪弹性铰链连接器、晶体管微震仪。当时,原苏联携带他们的仪器来与许绍燮他们创制的晶体管仪器对比后说,中国走在了他们前面,他们还做不出这样的仪器。

    上世纪60年代初,许绍燮作为地震专家参加了我国首次核当量的测定,负责组织了用地震方法测定核爆当量的任务。

    承担如此重大的社会责任,年轻的许绍燮以对热爱祖国和人民的热情,勇于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功夫不负有心人,许绍燮测得的当量精度至今仍属一流水平。他负责组建对核试验侦察的速报体系,对原苏联核爆侦察成功率在90%以上。

    让许绍燮最为难忘的是,1964年,他代表我国参加日内瓦禁核试验地震核查的国际谈判。面对西方国家专家的刁难和挖苦,处于孤立无助的许绍燮,坚定自己的理念,据理力争,他提出的识别核爆的筛选方案最终被接受并纳入国际条约。

   

    在大地颤动的日子里

    19663月的一天,华北广大地区的居民还在睡梦中,突然间感到房屋摇晃,大地不断颤动,人们纷纷逃到了屋外。河北邢台、隆尧震中区房倒屋塌,成为一片废墟,前后共死亡8000余人。地震牵动了党中央,牵动了华北人民乃至全国人民,人们迫切希望了解地震的成因及其预防措施。

    作为技术骨干,许绍燮被派往河北邢台调查地震原因。作为主攻测震的许绍燮认为,只有事先获悉地震信息,才能确保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许绍燮代表研究所向中央大胆提出了在北京地区创建电信传输台网的建议。这组后来被称为北京八条线的台网(南北跨度最大达到450km),竟然在仅一周的时间内,奇迹般地建成了。这组台网首创了准确速报地震,其先进性与规模在当时属于世界领先。19665月,日本著名地震学家河角广教授来华参观时说:日本还做不到。

    北京电信传输地震台网,由于其实际效益显著,陆续被各省局地方台网所仿建。通过几次较大规模的工程实施(768工程,837工程),特别是九五、十五的数字化扩建,使我国的地震监测台网保持了现代化的先进水平。40多年过去了,回想起来,仍让许老激动不已。

    在邢台地震勘查后,许绍燮他们对之后的海城地震以及随后1976年上半年的云南龙陵、四川松藩等地地震都取得一些成功预报的经验。

    然而,1976728日凌晨,一场78级大地震使唐山这个有百万人口的工业重镇遭受灭顶之灾,瞬间夷为平地,24万多鲜活的生命葬身瓦砾之中。

    唐山大地震的预报失败,对于许绍燮他们地震专家来说,是一个痛苦但又极具价值的天然实验场。在唐山大地震面前,许绍燮更加深刻认识了地震的极端复杂性,并致力于为地震奋斗终身。回忆往事,许绍燮感慨地说,在探索地震和地震预报征途上,将会遇到许多想不到的现象,而每领悟和破译一个想不到现象,就在地震和地震预报的征途上前进了一步。搞研究要有坐冷板凳的耐心,才能有所成就。

    从地震构造走向全球构造

    1977 8月,在罗马尼亚的佛朗卡发生了7.6级地震,美国之音广播说将有更大的地震发生,人们惊慌不安,当地的居民纷纷离家逃生。罗马尼亚政府邀请了中国、原苏联、日本、德国4个国家的地震专家赴罗,中国派出了由卫一清带队许绍燮等4人组成的专家组,同时也带去了我国自行研制的DDI型地震仪。

    到达后,许绍燮布置了地震现场监测网,做了地震序列的精细分析。许绍燮认为,罗马尼亚地震的发震时刻均与日月位置有关。工作20天之后,他们提出震情判断意见:这次76级地震以后,这些年该地区不会再有破坏性大震发生。后来的事实证明了他们的判断是正确的。

    在此基础上,许绍燮创导了地震屈曲变形模式,对地震预报能力进行R值评分。他提出的缺震、等间距性震兆方法,在我国多种震情监测评估中贡献很大。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许绍燮院士深知,仅从分析书本和资料上的数据得到的结论是远远不够的。他对邢台、通海、海城、唐山等发生过地震的城市和地震高发区进行了广泛深入的监测,他对长时间监测结果的分析,更加坚定了研究的方向,坚定了自己得出的结论。在此基础上,他先后主持编写了地震活动性地震预报方法程式、中国地震震级标准化,前者已成为中国地震局地震预测工作的基础工具,至今仍被广泛使用。上世纪90年代初,他与美国合作,引入首条数据实时卫星传送国际链路,使我国的地震核查实现了与国际联网。

    

   采访尾声,许老谦虚地说,作为有决心攻克世界难题的地震预报探索者,应该重视对研究对象的精确考察,只有掌握了它的特征,才能拿到攻克难题的钥匙。许老是这样说的,也是如此行动着。年逾古稀的他,夙愿未酬,仍在地震预报科学的基础研究方面,孜孜以学,钻木以求。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