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唐山时的重要讲话:我国是世界上自然灾害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灾害种类多,分布地域广,发生频率高,造成损失重,这是一个基本国情。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不断探索,确立了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的工作方针,国家综合防灾减灾救灾能力得到全面提升。要总结经验,进一步增强忧患意识、责任意识,坚持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坚持常态减灾和非常态救灾相统一,努力实现从注重灾后救助向注重灾前预防转变,从应对单一灾种向综合减灾转变,从减少灾害损失向减轻灾害风险转变,全面提升全社会抵御自然灾害的综合防范能力。防灾减灾救灾事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事关社会和谐稳定,是衡量执政党领导力、检验政府执行力、评判国家动员力、体现民族凝聚力的一个重要方面。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要着力从加强组织领导、健全体制、完善法律法规、推进重大防灾减灾工程建设、加强灾害监测预警和风险防范能力建设、提高城市建筑和基础设施抗灾能力、提高农村住房设防水平和抗灾能力、加大灾害管理培训力度、建立防灾减灾救灾宣传教育长效机制、引导社会力量有序参与等方面进行努力。

公众理解

相关链接

中国科学家快速反演海地地震震源信息

穿过太子港地区的断层浅部集中释放能量为成灾主因

结果已传抵联合国减灾委 

 

文/《科学时报》(2010-1-18 A1 要闻)  科学时报记者 王静

 

    海地地震发生后,中国科学家迅速投入到支援海地人民的抗震救灾行动中。中科院院士陈运泰领导的研究集体立即从全球地震台网(GSN)下载宽频带地震波形资料,进行快速反演,并分析出这次地震的特征。目前,他们的分析结果已通过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联合国促进发展中国家数据共享与应用全球计划执行委员会共同主席刘闯,迅速传递到联合国减灾委员会。

    陈运泰介绍,在震后约2小时46分钟左右,即北京时间1月13日8时39分,该研究集体从全球地震台网获得的资料中快速反演得出并公布了表征这次地震震源特征的测定结果:矩张量解;在震后约5个小时,即1月13日11时左右,成功反演出有关这次地震破裂过程的详细情况。

    他们得到的矩张量解表明,这次地震是一次以沿断层走向滑动为主的地震,即走滑型地震,地震的震级为矩震级MW7.1。地震发生在近东—西向的断层上。这一断层走向为247度,倾角为69度,滑动角为2度。从地震破裂的时间过程来看,这次地震的破裂过程大约持续了22秒,但大部分地震矩和能量的释放都集中在前10秒;从破裂(断层错动)的空间分布看,这次地震的破裂主要分布在震中以东约10千米至震中以西约18千米的范围内,并从接近地表处延伸至地下约30千米深处,即破裂长度约28千米,宽度约30千米。断层滑动以左旋走滑为主,具有少量的逆冲分量,与加勒比板块相对于北美板块沿近东—西向的走滑边界朝东—略朝上的运动一致。

    从整体上看,虽然这次地震破裂面的面积不大,但滑动量和滑动速率都很高。最大滑动量达5米,最大滑动速率达到3.7米/秒。“应力降”,即释放的应力很大,其最大应力降达120兆帕。这意味着这次地震的能量以非常高的密度在一个狭小的区域内集中释放。再加上震源又比较浅,震源深度只有10千米,从而对正好坐落在近东—西向的“恩里基约—芭蕉园”断层带(Enriquillo-Plantain Garden fault system)上的海地首都太子港地区的地表设施造成了极具毁灭性的破坏。但地震的主要破裂并未明显穿透到地面,位于地面以下的地震破裂激发的波动传播到地面时已经历了一定程度的衰减,这有助于减弱地面运动的激烈程度,即减弱了“地震烈度”。倘若不是这样,地震造成的破坏恐怕要比目前的情况还严重。

    据悉,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我国还没有人从事地震矩张量反演和震源破裂过程研究时,陈运泰就率领研究小组开始这方面的基础研究。当时国内相关研究领域至少落后西方国家10年。经过十多年的不懈努力,目前陈运泰领导的这项工作已迎头赶上了西方发达国家同类研究工作的水平。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当天晚上他的研究集体就向主管部门汇报了他们测定的汶川地震的震源机制和地震释放的地震矩,次日清晨就向主管部门汇报了地震的时空破裂过程,包括断层的长度,地震的破裂时间、破裂过程以及地震可能造成的重灾区的位置等。这些测定结果在震后救援工作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并为数月以后完成的现场考察结果所印证。在随后的几天内,该研究小组对这次地震作了更为详细的分析,报道了震源机制随时间和空间的分布等,为科学认识这次地震的发生机制提供了重要的基础信息。

    自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以来,陈运泰领导的研究集体主动承担了快速测定国内外重要地震的震源机制和震源时空破裂过程的工作。按规定获取数据后2小时内测定并上报地震的震源机制解或矩张量解,5小时内测定并上报地震的时空破裂过程。据悉,仅2009年,这个研究小组共发布包括意大利拉奎拉(L’Aquila)地震,以及最近刚发生的海地地震在内的28次地震的矩张量解报告,还有10次地震的震源破裂过程报告。目前,该研究小组正在对这些资料进行更为详尽的分析。

    刘闯在获悉陈运泰领导的研究集体的情况后,立即与他联络,将有关信息迅速传递到联合国减灾委,主动为联合国减灾委提供可供救灾决策参考的信息。

    在接受《科学时报》记者采访时,刘闯表示,目前自己所得到的信息仍很有限,希望我国有更多的科学家参与国际性研究活动并加入国际科技组织。她说:“发展必须有全球视野,不仅要研究自己,也要研究他人,因为发展需要科技作为支撑和底蕴。”

    目前,刘闯已在国内率先建立世界资源研究团队,研究如何使中国在处理国际事务中取得双边或多边的共赢发展,使科学研究更具战略意义。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