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唐山时的重要讲话:我国是世界上自然灾害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灾害种类多,分布地域广,发生频率高,造成损失重,这是一个基本国情。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不断探索,确立了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的工作方针,国家综合防灾减灾救灾能力得到全面提升。要总结经验,进一步增强忧患意识、责任意识,坚持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坚持常态减灾和非常态救灾相统一,努力实现从注重灾后救助向注重灾前预防转变,从应对单一灾种向综合减灾转变,从减少灾害损失向减轻灾害风险转变,全面提升全社会抵御自然灾害的综合防范能力。防灾减灾救灾事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事关社会和谐稳定,是衡量执政党领导力、检验政府执行力、评判国家动员力、体现民族凝聚力的一个重要方面。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要着力从加强组织领导、健全体制、完善法律法规、推进重大防灾减灾工程建设、加强灾害监测预警和风险防范能力建设、提高城市建筑和基础设施抗灾能力、提高农村住房设防水平和抗灾能力、加大灾害管理培训力度、建立防灾减灾救灾宣传教育长效机制、引导社会力量有序参与等方面进行努力。

公众理解

相关链接

许绍燮院士:地震频发只是错觉

 

来源:《北京科技报》 作者:谭娜

 

    地震频繁发生只是人们的错觉,不间断的新闻报道和比较准确的地震监测,让人们觉得地震没完没了。
    2月27日北京时间14时34分,智利第二大城市康塞普西翁发生8.8级特大地震。随后的几个小时智利周边的秘鲁、阿根廷相继发生6级以上地震;3月1日邢台市发生里氏3.2级地震。3月2日吉尔吉斯斯坦发生里氏6.3级地震,同日吕宋岛东北海域发生里氏6.1级地震,地震甚至一度终止了菲律宾总统阿罗约的讲话。是不是地球已经进入了一个地震活跃期呢?
    据美国地质勘探局的数据显示,全世界平均每年发生134次6.0~6.9级的地震。今年迄今为止已经发生了40次地震,超过了大多数年份的同期数字。
    目前,世界并没有进入地震活跃期,地震频繁发生只是人们的错觉,不间断的新闻报道和比较准确的地震监测,让人们觉得地震没完没了。”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许绍燮院士告诉《北京科技报》。地震发生具有周期规律性,总会有时高一点有时低一点,而此时恰逢地震的波峰期。
    除此之外,很多农村或者城镇的人口不断涌入到城市中,造成城市人口过于密集,人们居住过于拥挤,再加上城市建筑不合乎标准,一旦发生地震就会造成重大人员伤亡。” 许绍燮说,就像海地地震如果发生在30年前危害性就会相对较小,因为很多城市当时的居民数量只是地震发生时的1/3,并且海地没有过多抗震经验,楼房在修建时很多都不合乎抗震标准,多种因素使小灾难变成了大灾难。
    中国地震台网中心研究员孙士鋐则指出,对于跨度很远的国家发生的地震,要有距离上的考证,也就是当智利发生地震后,随后阿根廷的地震就是受到智利的波及,但是台湾发生地震就与智利地震毫无关系,因为全世界每年5级以上的地震就有上千次,几乎平均每天世界各个城市都在发生着不同程度的地震。
    同时许绍燮说,地震还存在着一种大尺度现象。就是我们经常观测到地层可以在很大范围、很大尺度上同时运动。
    以智利的康塞普西翁为例,当康塞普西翁发生地震前后,这所城市周围的“千公里”尺度的地层,即全智利地层甚至整个南美洲地层,可以发生大尺度浮动,而这种即便看似最轻微的浮动都含蓄有巨大能量,这就好比一艘将要靠岸的巨大轮船,即使靠岸的速度再慢,即便轮船边挂上了防冲撞的轮胎,由于轮船的体积过大,在靠岸的一瞬间,人们仍然可以看见轮船停靠岸边时摩擦撞击出的火花。
    许绍燮为此向记者展示出一张图纸,这是一张标着中国地震台网监测点的图纸,2001年11月14日,我国昆仑山口发生8.1级地震,由于昆仑山人口稀少,所以大部分人对于这次地震一无所知,但是许绍燮指着这张图纸说,就在11月5日的18时,中国各地地震仪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波动,“再大的船只与地球地层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那么当巨大的地层出现瞬间移动时,相互间产生不协调,从而爆发大地震就不那么稀奇了。”
    然而每当地震发生,很多人对地震专家提出质疑,为什么不能对地震进行短期预报?为此孙士鋐说道,由于地震的复杂性以及不稳定性,目前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做到短期预报。
    就地震理论方面来说,整个世界的预报水平还是差不多的。”孙士鋐说,现如今从事地震预测预报的国家并不多,主要是中国、日本、俄罗斯、土耳其等等,而我国在地震预报实践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主要进行的是应用性预报,也就是当地震发生以后,相关人员对地震进行大量的总结和整理。但像美国政府,他们并不主张搞地震预报,他们认为国家把投入放到预报上,还不如放到抗震方面,因为房子加固以后,也一样能起到减灾作用。
    许绍燮也遗憾地指出,长期以来,地震学家研究地震预测,绝大部分人只关心地球内部,结果是,对地震的预报只有30%左右的准确率。地震学家获得的有效信息仅仅只有30%,致使地震预报一直无法突破。那么,还有70%的信息可能在哪里?
    他认为,历史资料显示,地震活动与太阳活动的百年、四季和昼夜相关联。在百年尺度上,太阳黑子活动在最低时期,大地震进入活跃期;大地震发生在夏至和冬至附近的远多于春分和秋分;大地震多发生在正午以后与夜间。“这些现象是巧遇还是有某种必然联系,虽尚无结论,但很值得深究。”许绍燮说。
    由于目前对地震并没有办法做到准确预报,但是地震预防却可以做许多的工作,例如此次智利地震,在圣地亚哥一些地区,公民利用一个短暂的时间,跑到一些空旷的地方去,并且智利由于地震多发,它在建筑方面也都尽量做到工程抗震,这与此前海地发生的地震不同,因为海地本身地震并不多,所以缺少抗震减灾的经验而造成伤亡惨重。
    地震确实是一种比较大的灾难,它跟核武器一样,有一种威慑作用,所以老百姓应该在这方面增加一些科普知识,就是说这种地震尽管很可怕,但是如果我们有一定的地震方面的科普知识,就能够提高自身的抗震防震能力。”孙士鋐说。
    对于地震预防一刻都不能松懈,同样以智利为例,在智利圣地亚哥的一家面粉厂,它在历次地震中都经受住了考验没有倒塌,于是面粉厂的负责人将机器从一楼搬到了二楼,不幸的是在遭遇到此次地震时,整个厂房完全倒塌,而事故原因就在于当机器搬到二楼后,重心发生上移,房屋在受到强大的外力条件下就会发生倒塌。
    尽管很多城市并没有发生地震,但是因为地震具有重演性和演化性,所以对于地震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许绍燮说。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31日